787棋牌官网下载

棋牌之家 2019-04-20

在幽夜他们组织三国联军,一齐反扑的时候,组织正在举行一项至关重要的试验。 “怎么样,阎出尘身上到底有没有幻芳女儿的胎记?” 还是在这处阴暗地看不见任何光线的地方,两个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其中一个尤为焦急,要不是光线照射不到,这个男人脸上另一半的亢奋之色就会被另一人看见。 “这……看来情报有误,幻芳之女不是阎出尘。我们找到了多年前负责接生阎出尘的稳婆,确保她神志清醒。那个时候稳婆说的很清楚,阎出尘就是幽涵生下的女儿,并不是幻芳之女。” 男人一听大为失望,“怎么会这样。” 原本他也没想到幻芳之女会起到多大作用,是当年大祭司根据探看星象后得到了结果,反复苦谏,他才勉强信了信,可是一点没放在心上,还临幸了已经疯癫的幻芳。 只是没想到,幻芳临死前的预言一一成真,从大祭司那里他还知道,幻芳之女会让他的魔功更上一层,这让男人如何不兴奋。 因为下属纷相苦劝,说时机不到不好争霸,防止当年十二勤王的后人联起手来打得组织措手不及。 他一直按耐一直忍耐,不惜将组织的触手延伸到除了东方大陆外的西方大陆,成为那些野蛮人口中的神明。他还犹自觉得不满足,他身上的力量还是太弱,他要得到的是传说中的神仙之境! “只差一点,我的魔功陷入瓶颈,只差一个契机了。而我相信,幻芳之女就是这个契机!”男人狂叫道。 他面前的人毕恭毕敬地弯下腰,眼里不乏担心之色。 他们的首领为了追求强大的力量,很可能剑走偏锋,这样无疑偏离了他们成立组织的初衷,这怎么可以。 而他们一开始苦求长生不老,到后来确实求到了,却因为长生不老药的原材料太过稀少,历经漫长岁月也就集齐这么几颗,还赋予不少后遗症。龙慎的博爱,首领的癫狂,都是因为长生不老药的副作用而起。 他们眼睁睁看着长生不老药造就这么多原本正常的人变成令人难以置信的模样,更是对长生不老药渴望至极也惧怕至极,生怕有朝一日等到下一颗长生不老药出炉,他们虽然能共享长生,心智却会变得偏激狭隘。 “你还杵在这里做什么,我要你去找幻芳之女,快给我去啊。”这个一手掌握滔天权势的男人,眼中却没有称霸大陆的快感,只有满满的焦躁和张狂。 他一味只相信自己的力量,希望成仙成神,对手下人汲汲营营为那点蝇头小利已是十分不满。 他知道要不是长生不老药药性霸道,不找到真正的死穴,他们永远不老不死,手下人不定怎么造反。所以他对手下人,嫌恶又觉得缺之不可,到最后就养成了这样的交流习惯。 他霸道,刚愎自用,除了同样拥有长生不老的人,其他人都不能给他造成什么威胁。 他是所有服用长生不老药的人之中,最天赋异禀的一个,也是血统最纯正,据说是伏羲女娲亲生的血脉的延续,他坚信自己是神的血脉,上天让他继承长生不老,以后注定成为最至高无上的所在。人类太过渺小,他瞧不上,这些人只配做他的奴隶。 而努力,多了少了伺候的人还是那些罢了,他不在乎,所以手下人筹划多年只为了攻占大陆,他没反对。 “首领,幻芳之女也有您身上一半血脉,要不要做的那么绝。” 在他们眼中,组织上下阶级就像一个地下皇朝,上位者没有子嗣傍身对他们来说还是没有安全感的,所以难得有个女儿,要是成为首领练功的炉鼎,未免可惜。 “你懂什么,等本座成为全天下最有力量的人,皇朝传承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你又不是不知道,龙氏王朝当年拥有同样强大的神之力,还不是一样被那十二个苍蝇一样的家族瓜分推翻了?哼,命你尽快找到幻芳之女,我不管她是不是我的女儿,她活着就只能辅助我练功!要敢多嘴,我就活吃了她让我的功力更上一层。” 随着首领的狂笑声,他的手下迅速退走,心中狠狠捏了一把汗。 首领的情况越来越不乐观了,疯疯癫癫还不就像是当年的幻芳一样。要说有长生不老有何好的,龙慎那一双眼,首领现在猖狂无惧的笑声,都让他们觉得瘆的慌,最好还是不要因为区区长生不老失去本性的好。 “长姐,你可醒了。”被通知说可以救醒阎出尘的阎临西,对组织派来的使者还是保持一定的尊重模样,让使者觉得自己倍有脸光。 等使者一走,阎临西就迫不及待用解药救醒了自家姐姐。 眼见得阎出尘的脸色越来越红润,阎临西高兴极了,忍不住抱着她乐开。 “小西……我这是怎么了,软绵绵浑身无力。”自从学武以后就没有那么累的时候,阎出尘很诧异。 她努力抬起手,摸了摸阎临西的脸庞,见他安然无恙很欣慰。 她记得,今年和往常一样举行秋猎的时候,忽然围场上出现了几名身手高超的刺客,直接穿过混乱的人流刺杀阎临西。她就在阎临西身边,哪能让他受伤。 只要一想到国家一日没有君王,那是多么混乱的场面,她想都没想就上前挡了一刀。 感觉腹部冰凉的时候,她没想太多,学武的时候也经常被刀剑伤到,心知她所受的不过皮肉伤。 偏偏,在她抬起手拔出此刻的剑要与他一较高下的时候,一阵困倦感袭来,让她措手不及陷入一片黑暗中,依稀只记得自己落入一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小西……” 她只来得及叨念这一声,人就彻底被黑暗包围,失去了意识。等到再醒来,她没发觉异样,还以为自己在寝宫是因为秋猎结束了,她被小西带回宫疗伤了。 阎出尘却是不知道自己这一昏,昏倒了整整一个月,太医院的众位太医束手无策,阎临西都要压抑不住自己的暴躁,让人把太医拉下去砍头。 “太好了,长姐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的情况多危险。”阎临西口气带着失而复得的庆幸,忙将事情经过,还有最近发生的事全告诉阎出尘。 在知道因我自己,小西做了糊涂事,不惜和组织这样的虎狼联手陷害幽夜,还差点让幽夜没命回去,阎出尘眉头就皱得紧紧的,看得阎临西出奇忐忑。 “长姐……” “我知道这件事本身不怪你,你也是为了我好,但是……”阎出尘不知道该怎么说。 任谁一觉醒来发现天都变了的时候都难以想象,最亲的人互相仇视,闹得不死不休。更何况这两个都是她最重视的兄弟,一个当成父亲一样敬重,一个当成亲生孩儿一样疼爱。 夹在两边,阎出尘觉得自己两边不是人,可她必须得面对这样尴尬的局势。 “长姐你想怪我就怪我吧,都是我不好。”阎临西可怜兮兮地看着她,这让阎出尘怎么下得去嘴去责怪他。“没事,你是为了我,我没怪你。这样,笔墨伺候,我写信一封告诉哥哥,他知道此事经过就不会和你这样剑拔弩张了。”她知道幽夜多么疼爱自己,想的就有点简单。 阎临西倒是知道,赶紧拦住他。 “长姐,你先别急,这样的局面未尝不是我们想看到的。”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阎出尘刚醒来就觉得自己还没睡醒,不由糊涂了。 阎临西就将他的想法和阎出尘如此如此一说,阎出尘就明白了。“既然如此,那就交给你们了。” “小西,你真是长大了,不像是从前的孩子了。” “长姐,你别那么说。你要这么说,是想离开小西,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吗?” 阎出尘只觉得这孩子太敏感,忍不住爱怜地摸了摸他的头,不停地说自己不会离开他。 东擎国,沐府。 席慕蓉是个闲不住的人,才充当传信兵回到家里就忍不住抱着孩子逗弄起来。她和沐霖的儿子如今也才一岁多一点,才会简单的站立行走,牙牙学语,聪明乖巧的像是和沐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她习惯天南海北跑了,在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孩子早已交给岳蕙心照看,现如今小孩跟婆婆亲,她难免尴尬。憋气之余,无奈地上街去淘些小孩喜欢的玩意儿。 “夫人,这是精心做的拨浪鼓,看一看吧。”见到摊贩热情留客,席慕蓉走过去,摇了摇小波浪鼓,“这不错,多少钱?” “夫人您看着就是个阔气的,不过我这儿做小本生意,您给十文就行。” 就在席慕蓉打算付钱的时候,异变突生,她怎么都没想到在家门口这再熟悉不过的集市上被人掳走。 沐霖得到消息的时候,忍不住握碎了手里的茶杯。 “夫人那么大的人怎么会被掳走,你当是黄花姑娘吗?找,翻遍全城也要给我找出来!”